人 體 科 學 中 特 異 功 能 的 古 實 驗 學

人 體 科 學 中 特 異 功 能 的 古 實 驗 學

一、 遇到蒐集古代特異功能文獻的陳濤秋先生 

一九九七年十月北京召開了第四屆「中國人體科學大會」,來自大陸、日本、台灣從事人體特異功能的學者百餘人,群聚在北京市圖書館開三天的研討會,報告有關人體特異功能的最新研究成果。十月的北京早已寒風徹骨,氣溫接近攝氏零度,但是會場內卻氣氛高昂,熱到極點,大家不斷的期待新的結果、新的驚喜出現。每個人都有一種擠身科學前緣,帶領人類探索身體內在宇宙奧秘的偉大使命感。會場上一位中等身材、面貌和善的中年人拿了一疊文章來找我,希望我看看這些文章,若有可能希望能在台灣出版。他自我介紹叫做陳濤秋,是來自上海的電子工程師。一聽到他是學電子工程出身,我馬上就產生了親切感,因為我自己也是學電機工程,屬於同行,光是從電子工程轉到人體科學的歷程,想必就有很精采的故事。我翻了一下文章是屬於中國古文獻的蒐集及整理,有「遙感知覺」、「意念奇效」、「預警預知」、「超常智能」等等諸多的事例。他取了一個很有趣的名字,叫做「人體科學中的古實驗學」,這引起了我的興趣,仔細的聆聽了他的論文發表。原來他是採用了錢學森的論點:

歷史文獻是人類過去社會實踐的記錄,也可當作是實驗室的筆記。…經過鑑別、去粗取精、去偽存真,整理出來,作為一們古代實驗的學問,可叫古實驗學。古實驗學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運用現代的實驗手段,搜尋及驗證各種古代文獻對當代科技的啟示。例如《漢書‧天文誌》上有西元185年人類歷史上最早的超新星爆炸的記錄﹔殷墟甲骨文上有公元前1302年太陽日蝕的紀錄,由此發現三千年來地球自轉減慢的證據。

陳濤秋先生1960年代北京清華大學畢業,他當時就對國外有關腦電波用在人體潛能的研究發生興趣,因此決定投入生物電子學的領域。70年代中,他在下放塞外山溝時把握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大陸,把中國傳統針灸治病、針灸麻醉的醫療體系帶往世界的機會,申請到部省級的研究經費,開發成功高靈敏度的「雙線電生理示波器」,後來回到上海從事儀器的生產工作。他對腦際遙感的史料深感興趣,經長期蒐集史料並經過分析以後,他認為「各類人體潛能既非當代奇蹟,也無須向國外引進,因為可以從我國浩瀚的古籍中找到大量確鑿的記載。他們既然在歷史上存在過,就必然會在現實中存在著,可以通過社會的調查、實驗室研究去確認其真實性並進行古今印證」,這就是「人體科學中的古實驗學」。

二、 人體潛能史例選

由於種種的波折,陳先生的書未能在台灣出版。但是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終於通過審查,在1998年12月出版了他的書 《人體潛能史例選》。

人體潛能史例選

人體潛能史例選

。他從中國歷代典籍、地方誌、筆記史料一千多件案例中精選318條,按照時間順序分為上中下三篇,加上引文、出處、注釋及白話文翻譯,匯集成了這一本了解古代人體特異功能的寶書。先舉兩個遠古例子來看看人體潛能如何在歷史上扮演重要的角色: 

《史記‧殷本紀》卷三記載殷高宗找尋中興宰相傅說的神奇故事。成湯滅夏建商,隨後兩百年內數次遷都,國運幾經興衰。盤庚遷殷後,其侄武丁(西元前1271~1213)繼位(後世稱殷高宗),即思考如何使殷再度興盛,旦苦於得不到優秀的輔佐。三年中他委政于人,不動聲色體察國風民情。某夜武丁夢得一名叫做「說」的聖人,並不是滿朝的文武官員。於是派百官去全國各地尋找,終於找到了「說」。當時他是個奴隸,正在傅險(今山西平陸)修築通道,他被帶到京城去見武丁。武丁一見就說:「這是夢中人」,任命他為宰相,殷國得以大治。就此把發現地傅險作為姓賜給他,大號為傅說。這種夢中得見人像是屬於《遙視》的超感官知覺,殷高宗竟然是靠人體潛能而使國家中興。

史記‧扁鵲倉公列傳》卷一O五,名醫扁鵲(秦越人),約與孔丘同時代。他在服食長桑君的秘方藥物三十日後,竟能隔牆看見另一邊的人。從此扁鵲替人看病,就能洞察患者的五臟的病症所在。也就是扁鵲具有佛教六神通中的天眼通,或是人體特異功能中超感官知覺的透視力。原來流傳中國二千多年尊崇醫生醫術高明所用的「扁鵲在世」,是基於扁鵲的特異功能。看來中醫診病的「望聞問切」四診法以望為首,頗耐人尋味。除了普通視覺外或許還隱含肉眼透視功能。

史記‧扁鵲倉公列傳

史記‧扁鵲倉公列傳

三、 三個案例說明古代的特異功能

現從《人體潛能史例選》中再選古代的三個案例來說明《心電感應》、《預知未來》與《降靈》的現象。

《宋史》卷四四三記載北宋唐伯虎心電感應父親病危的事例。西元1088年,唐伯虎的父親去滬南旅遊,他們兄弟幾人留在舟山為母親守喪。有天夜裡伯虎踹醒弟弟唐庚說:「我夢見收到父親的急信,拆開只見快來兩字,莫非父親發生意外?」於是決定趕赴滬南探父,第二天一早就去僱船。正遇江水暴漲,客船靠岸不敢輕動,唐伯虎最後自己上船用重金逼船家開船,兩天半後到達滬南。唐父果然病重,對伯虎突然趕到大為驚訝。伯虎備船載父回家,到家幾天後病發而亡。這種臨危感傳的現象,史不絕書,我自己就從親朋好友的口中,報章雜誌的報導中聽過看過不少的事例。這些事情來無預警,不能重複,因此不被現代科學家所承認。但是身歷其境的人,卻能感受到那種刻骨銘心的震撼,不再懷疑它的真實性。

舊唐書》卷一九一記載隋唐時代的名醫孫思邈具有預知未來的能力。孫思邈幼年即立志向學,二十多歲就擅長莊周、老子和諸子百家學說,對佛教經典也頗有研究。隋文帝、唐太宗、唐高宗屢次下詔欲封他為官,均辭而不就。他總結了唐以前醫學理論和臨床經驗,廣集方藥、針灸等,撰寫了廣傳於世的《千金方》三十卷,首列婦幼疾病,倡立臟病、腑病分類,建立中醫新的系統性。另在《孫真人丹經》中首先記載了火藥的成分,因而有藥王之稱。他曾預言東台侍郎孫處約三個兒子的未來發展,後來獲得證實。他也預言年輕的太子詹事盧齊卿五十年後之官位,並說自己的孫子將為其部下,當時孫思邈的孫子還未出生,後來這些事情均一一證實。看來由扁鵲而下,中國歷代的名醫似乎多少要有些人體潛能,才能成就他千年不墜的盛名。

孫思邈唐朝名醫 藥王

孫思邈唐朝名醫 藥王

北宋沈括的《夢溪筆談》記載了他所見的紫姑降諭。

夢溪筆談

夢溪筆談

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博士,在他所著的《中國科學技術史》中,把北宋科學家沈括及其筆記《夢溪筆談》稱為中國自然科學史的座標。筆記中記載了一段他對紫姑降諭的觀察。紫姑為中唐才有的廁神,約是中國古代神祇中最年輕的一位。唐宋以來,元宵燈節迎紫姑神做神諭成為一種民俗。沈括根據所見所聞,認為召紫姑降神諭可以隨時為之,所降詩文、書畫、醫術卜卦甚為可觀,竟然還可以與國手下棋。他所觀察到的現象事實上現在還在民間流傳,例如乩童就是可以讓神靈附身,與人對話以解人間苦厄。一貫道的扶乩也可以做到相同的事情。甚至我的手指識字實驗也可以與神靈通信,解答人生、宇宙及科學問題。這些都印證了陳濤秋先生所說的:他們既然在歷史上存在過,就必然會在現實中存在著。

 

 

   

發表迴響